泛珠三角网

>一线调研|芯片紧缺致存储器价格大幅跳涨 短期内或仍将处于上行周

一线调研|芯片紧缺致存储器价格大幅跳涨 短期内或仍将处于上行周

财联社(深圳,记者 钟广莲 张进)讯,存储器市场在经历了两年的低谷后,在2020年底开始止跌,并开始出现涨价势头。财联社记者日前在深圳华强(000062,股吧)北走访了解到,近两个月以来,有多个品牌的内存卡、内存条等存储产品出现不同幅度的涨价。

存储器市场此轮涨价与上游芯片供应紧缺不无关系。据了解,目前,亦有较大存储模组制造商释放信号,DRAM的合约价格将一季度将上涨超过5%到10%左右,二季度仍将上涨。此外,由于国外大厂持续削减投入,国产替代空间巨大,本土厂商亦将受益。

存储产品大幅涨价

存储产品的涨价幅度到底有多大?财联社记者在深圳华强北的“华强电子世界”等多个电子商场了解到,多家柜台内存条、内存卡等商品均出现涨价情况,需要调货并且要交全款是店主们的一致声音。

在一家知名的内存条品牌店,老板告诉记者,金士顿8G内存条现在是285元,比以前贵了一点,半年前最便宜的时候才一百多元。当记者问到从什么时候开始涨价,并且预计会持续多久的时候,该老板向记者透露:“最近一两个月开始涨价,一直到现在,可能还会继续涨,一直到年后。”

“我几个月前买了两条8G的内存条,一条是220元左右,现在一条就涨了五六十块。”一位自己组装电脑的消费者向记者透露。

华强北线下市场的价格虽然和线上不尽相同,但涨价幅度却是亦步亦趋。以金士顿DDR4 骇客神条8G内存条为例,去年8月份其价格最低为229元,此后价格从11月底开始一路上涨,到现在已高达309元。

“按照行业惯例,每年年底都会涨价。仅仅是这两天,内存卡普遍都涨了20元,涨幅大概有10%。”店主李先生表示,如果要调价,预计要等到至少4月份,因为4月以后要开始备货迎接“6·18”。

“有些存储硬盘就没怎么涨价,因为这类产品用芯片较少,主要靠机械存储,”有经销商告诉记者,闪存产品芯片依赖进口,但是今年芯片短缺,多了很多不确定性的因素。

或维持上涨行情

存储芯片主要分为易失性和非易失性两类。其中,电脑内存条、手机内存等主要采用易失性的DRAM,而存储卡、存储硬盘等则主要采用非易失性NAND Flash。

对于,集邦咨询在此前的分析中曾有过预测:尽管当前NAND Flash整体市场仍处于供过于求的状态,但控制器产能不足使中低容量的供货紧缺。该元件价格调涨恐将导致固定成本上升,OEM等采购端也会因此产生压力,可能导致模组厂部分需求较强的容量产品在2021年第一季有涨价可能。

相比NAND Flash,市场对于DRAM 的行情则更为关切。芯片代工商力积电的董事长黄崇仁此前曾表示,2021年上半年,全球DRAM可能会供不应求,DRAM价格可能在今年上半年出现反弹。集邦咨询的分析则指出,2021年第一季度,DRAM价格总体上将不会进一步下跌,DRAM产品的整体平均价格预计将保持不变或略有上升。

实际上,从去年8月开始,三星、SK海力士及美光就决定缩减在内存领域的投资,以改变市场供大于求的情况。三星决定将存储工厂改造为CMOS工厂、SK海力士收购英特尔闪存业务后,已经不愿在花费更多的资金进行增产,这就导致市场预计DRAM市场整体看缺。

据财联社记者了解,截至2020年三季度,三星、SK海力士和美光三家巨头占据了全球95%的内存市场份额。三大厂的缩减投资,将导致存储市场供应紧缺,从而进入新一轮涨价周期。集邦咨询研究副总郭祚荣亦指出,DRAM市场由于是寡占型结构,加上如笔电等产品的需求走高,今年将维持上涨的格局走势。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作为全球DRAM最大的市场,自给率却几乎为零,国产厂商存在巨大的替代空间。

据公开消息,2019年9月,合肥长鑫投产DDR4内存,目前已对外供应DDR4芯片、LPDDR4X芯片及DDR4模组,成为国内首个DRAM供应商,并且产品路线与top3厂商基本一致。需要注意的是,合肥长鑫的DRAM产品则是由兆易创新(603986,股吧)(603986.SZ)优先销售,随着DRAM顺利投入市场,兆易创新也正式进军半导体最大领域。

此外,民生证券的研报也指出,深科技(000021,股吧)(000021.SZ)目前是国内唯一具有具有从高端DRAM/Flash/SSD存储芯片封测到模组、成品生产的完整产业链企业。合肥长鑫+长江长存引领存储国产替代,公司作为国内存储器封测龙头,有望成为最大的受益标的。

责任编辑:NBW

特别报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