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珠三角网

>思瑞浦冲刺IPO:去年营收暴增近2亿 第一大客户身份存疑

思瑞浦冲刺IPO:去年营收暴增近2亿 第一大客户身份存疑

中富网快讯:

  7月22日,思瑞浦微电子科技(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瑞浦”)即将上会,由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56次会议审议其是否首发。

  思瑞浦是一家模拟集成电路产品研发和销售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产品以信号链模拟芯片为主,并逐渐向电源管理模拟芯片拓展,应用范围涵盖信息通讯、工业控制、监控安全、医疗健康、仪器仪表和家用电器等众多领域,客户中不乏如中兴(00063.SZ+00763.HK)、海康威视(002415.SZ)、科大讯飞(002230.SZ)等各行业的龙头企业。

  此次首发,思瑞浦拟发行2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25%,计划募集资金8.5亿元,在扣除发行相关费用后,募集资金拟用于模拟集成电路产品开发与产业化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思瑞浦报告期内业绩变动巨大。2017 年度、2018 年度和2019年度,思瑞浦营业收入分别是1.12亿元、1.14亿元和3.04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04万元、-1153万元和6543万元。

  时间财经研究发现,思瑞浦营业收入突增和扣非净利润突变的背后,事关其2019年度新增第一大客户,而第一大客户又是思瑞浦关联方。然而,招股书并没有披露第一大客户名称,而是代之以字母A,思瑞浦在回复时间财经采访函时表示,“因涉及商业秘密,我们对客户A的名称已申请豁免披露。”

  北京桦天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主任罗培君律师告诉时间财经:一般情况下,只有军工等涉密业务企业信息披露豁免,证监会《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2020年6月修订)问题23有详细解答。另外,上海证券交易所2016年发布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暂缓与豁免业务指引》及《业务办理问答》规定,首先,信息披露豁免无须向交易所提出申请;其次,只有涉及以下两种情形的,可以信息披露豁免,一、相关信息属于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二、是按照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披露可能导致其违反国家相关保密的法律法规或者危害上市公司及投资者利益。该问答所涉及规定是上市公司需要执行的,拟上市公司也应参照执行。

  隐秘往事

  根据招股书,思瑞浦前身思瑞浦有限设立于2012年4月23日,系由自然人ZHIXUZHOU、FENG YING、ZHI MOU和安固创投出资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设立时注册资本50万元。

  思瑞浦有限的全称是思瑞浦微电子科技(苏州)有限公司,然而,投资人ZHIXU ZHOU(中文名周之栩,以下用周之栩)、FENG YING(中文名应峰,以下用应峰)的简历却透露出另一家与思瑞浦有限名称及其类似的公司:思瑞浦(苏州)微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思瑞浦”)。而且,思瑞浦现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周之栩2008年1月至2012年4月就职于苏州思瑞浦,且担任董事长、总经理。

  同样,思瑞浦有限创始投资人、现任董事、副总经理、首席技术官应峰在2009年9月至2012年4月任苏州思瑞浦首席技术官。

  天眼查显示,苏州思瑞浦于2014年11月注销,苏州思瑞浦董事长是章晓军,周之栩是董事兼总经理,而思瑞浦招股书上会稿显示,周之栩先生在2008年1月至2012年4月,担任思瑞浦(苏州)微电子有限公司职务是董事长、总经理。

  然而,招股书中并未对章晓军任职思瑞浦(苏州)微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信息进行披露。

  对此,思瑞浦回复时间财经称,“公司已按照申报文件及招股书准则要求对思瑞浦(苏州)微电子有限公司的信息予以反映。公司关于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的信息披露真实、完整、准确。”

  7月13日公布的《关于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中,思瑞浦披露了与苏州思瑞浦相关的信息。苏州思瑞浦成立于2007年1月8日,主要从事各类集成电路及其应用系统和软件的研发、设计和销售。苏州思瑞浦在思瑞浦有限成立之时已实际停止运营。思瑞浦有限成立之后,苏州思瑞浦与思瑞浦有限于2012年8月就资产承接事宜签署《资产业务转让协议》,约定苏州思瑞浦将其主营业务相关资产,包括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存货等全部转让予思瑞浦有限。

  此外,2019 年5月15日,思瑞浦与各原股东及哈勃科技签署《投资协议》,约定哈勃科技以人民币7200万元认购公司本次增发的224.1147 万股股份,其中,人民币 224.1147 万元计入公司注册资本,剩余人民币 6975.8853 万元计入公司资本公积,本次增资单价为32.13元/股。此时思瑞浦估值9亿元。

  2019年11月21日,思瑞浦原股东熠芯投资与嘉兴君齐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约定熠芯投资将其持有的公司近92万股股份(对应公司股份总数的 3.2817%)转让给嘉兴君齐,转让价格为人民币7384万元。此次转让,思瑞浦估值是22.5亿元。

  仅半年左右,思瑞浦估值为何差距较大?思瑞浦是否涉嫌利益输送?思瑞浦回复称,“公司不存在利益输送行为,公司估值详情请查看招股说明书及问询回复内容。”

  神秘客户

  决定思瑞浦业绩命运的是客户A。思瑞浦2019年度营业收入中新增第一大客户是A公司,营业收入占比达到57.13%。而且招股书披露,“上述客户,除客户A外,均非公司的关联方”,据此可知,客户A是思瑞浦的关联方。

  然而,思瑞浦招股书上会稿177-187页“关联方和关联关系”披露中,关联方名单中并没有客户A的名字,而在“关联交易”披露中,却出现客户A,而且是有“经常性关联交易”。

  更为重要的是,思瑞浦还严重依赖关联方第一大客户A,按《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第41号——科创板公司招股说明书》第五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思瑞浦应披露其名称。

  客户A到底是谁呢?思瑞浦进而在招股书中披露有关情况:

  此外,在解释客户A为何在2019年度成为其第一大客户时,招股书还有一段文字:

  思瑞浦2019年第一大客户究竟是谁?对此,思瑞浦回复时间财经称,“因涉及商业秘密,我们对客户A名称已申请豁免披露。”

(文章来源:时间财经)

责任编辑:NBW

特别报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