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珠三角网

>沪铝逼近万三关口 行业至暗时刻已过去

沪铝逼近万三关口 行业至暗时刻已过去

摘要 【沪铝逼近万三关口 行业至暗时刻已过去】今年3月初,在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国际大宗商品暴跌潮下,铝商品期货价格出现大幅跳水,沪铝主力合约一度跌破11000元/吨关口,创近年新低,国内铝产业链企业深陷全面亏损困局。(证券时报)

  今年3月初,在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国际大宗商品暴跌潮下,铝商品期货价格出现大幅跳水,沪铝主力合约一度跌破11000元/吨关口,创近年新低,国内铝产业链企业深陷全面亏损困局。

  然而,随着国内疫情缓解和复工复产推进,近期铝价逐步回暖,电解铝企业也得以重回盈利区间。

  沪铝连续拉升

  5月26日,国内期货市场上沪铝主力合约2007再度延续涨势,当日收报12940元/吨,逼近万三关口。此前,受疫情影响,该主力合约在3月份一度从13420元/吨持续跳水至10565元/吨,短期跌幅超21%。

  “受疫情及铝价暴跌影响,此前国内市场上铝锭库存高企,一度达到170万吨的水平。不过近期随着国内疫情防控稳定,各地复工复产步伐加快,需求也出现明显提升。”对于当前国内铝市现状,A股一上市铝企市场负责人王洋(化名)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称,4月份以来,国内铝锭库存大幅下降超30%,达到100万吨左右,铝价连续拉升超2000元,八成以上电解铝产能实现完全成本盈利。

  阿拉丁(ALD)调研数据显示,3月中下旬刚需、投机多方入市囤货,进而带动铝锭库存进入4月份后迅速下降,废铝供应不足、铝棒加工费暴涨的情况下,部分企业直接采用铝锭替代原料也担任起库存分流的角色。

  财通证券研报也显示,电解铝库存于4月单月下滑47.2 万吨,库存去化速度极快。

  铝价上行带动下,目前铝企已多数步入盈利区间。

  “今年3、4月份的时候,国内铝企出现大面积亏损。目前价格下,很多企业能有一定盈利,具体盈利情况每家情况不同。”王洋称,目前看铝加工企业今年上半年将呈现整体亏损情况。虽然5月份铝价出现上涨,但是3月份铝价的大幅跳水,对于买原料在先,生产在后的铝加工企业而言,原材料跌损额较大。接下来随着铝价上涨,前期的亏损可以弥补一些。

  他表示,当前国内铝企业盈利多是从这个月开始,或者下个月开始盈利。以他所负责的铝加工企业为例,上月买原料的成本在12000元/吨,但现在销售按上月月均价计算,仅11700元/吨,企业当前还不在盈利区间,不过下个月起,售价就会相应走高了。

  据阿拉丁(ALD)成本测算模型结果,5月20日我国电解铝行业即时性成本在13100元附近,与13500元/吨的现货铝价相比较,行业运行产能盈利的比重达到87%,99%的产能在现金成本线上,即期利润显现。

  内外期市比价拉大

  对于金融属性较强的有色商品而言,国内外期货价格往往相关性明显。然而受海外疫情影响,当前国内外期市比价在不断拉大。

  自2020年初从1835美元/吨启动跳水以来,近两个月来,LME铝价持续了底部盘整走势。5月26日,LME铝价开盘报1507美元/吨,与沪铝期货差价超2000元/吨。

  “国际LME价格还在历史低位,对加工出口企业影响比较大。虽然订单很多,但并不赚钱。”王洋对记者表示,加工出口企业采购国内原材料,但出口到海外的产品是以LME价格计算,所以当前市场形势并不利。虽然企业生产的铝箔商品主要用于食品加工用,如牛奶、薯条、方便面外包装等,在海外疫情下居家经济爆发,对企业订单增长形成利好,目前在手海外订单已排到8月份,但由于商品出口用LME计算,所以目前在旺季量大价优的时候,出现了量大价不优的情况。

  与国内铝价上涨相比,LME铝持续弱势下行,使得现货进口处于明显盈利状态。据阿拉丁测算,5月初进口直观利润在450元/吨以上,个别贸易商已经有所行动,未来是否市场会有大量进口,仍需要进一步关注内外比值变化。

  卓创资讯铝分析师郑春蕾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称,国外疫情对国内外贸企业的影响还是比较大,尤其出口方面影响更大,部分外贸企业在3、4月份生产就受到较大影响,甚至停产,短时间内恢复的可能很小,后期的影响还要看国外的疫情发展程度。

  “海外疫情对于汽车、房地产的消费肯定是不利因素,整体对铝的需求是低迷的,所以海外铝价受到打压。国内防疫做得好,经济复苏快,海外疫情情况仍存在不确定性,所以造成今年内外铝价差价较大的反常情况。”王洋认为,当前海外铝价低迷对于国内铝价形成牵扯,但是若疫情情况有所缓解,也不排除海外铝价格出现报复性反弹的情况。

  至暗时刻已经过去

  经历过国际大宗商品大暴跌带来的全行业冲击后,铝业至暗时刻是否已经过去?

  “从生产经营角度,目前疫情带来的冲击已经过去了,起码生产经营方面不用再对疫情有太大的恐惧和防御心理。但是目前海外疫情造成的需求不振,还是会对市场形成一定的压力。”王洋称。

  对于铝价后期走势,郑春蕾分析认为,铝市后市短时间内仍将以走强为主,但长期来看新建产能不断投产,加之铝需求较往年同期仍旧偏弱,近期部分地区的加工厂订单量减少,后期需求面上涨空间受限,因此长期看铝价上行的动力有些不足,后期或在冲高一段时间后下行。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铝价的回升,新产能投产积极性也有所提高。据阿拉丁了解,云南多个电解铝项目积极推进中。其中,南方电网云南文山供电局5月1日完成对云南文山铝业有限公司马塘一期50万吨水电铝项目的供电,项目第一段电解槽正式进入生产阶段。预计近期电解铝产能评估将增加59.5万吨,即7月上中旬将全面投产。

  随着产量贡献逐步增加,电解铝月度产量有望稳步增加。具备成本优势的水电铝在西南地区逐步落地,对全国电解铝供需平衡变化的影响,电力成本在全行业重心下移比例,年度内产量贡献都将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国金证券近日研报称,2020年下半年,新产能集中投产,铝价将低位运行。长期看,铝价与成本最为接近,由于市场供需仍为弱平衡,分析认为铝价会在成本线附近徘徊。2020年4月末行业平均完全成本12176元/吨(含税),以12407元/吨作为未来铝价的预测依据,目前的铝价基本合理,铝价合理波动区间为12000~13000元/吨。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责任编辑:NBW

特别报道

最新文章